您的位置 : 小说 > 小说列表 > > 邪王独宠:逆天小医妃

更新时间:2020-07-03 17:35:52

邪王独宠:逆天小医妃 已完结

邪王独宠:逆天小医妃

来源:作者:[db:作者]分类:主角:云舒,司马圣翼

《邪王独宠:逆天小医妃》是作者[db:作者]所创作的小说,主角叫云舒,司马圣翼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她,现代植物学家,生杀予夺,信手拈来;他,是帝国绝色王爷,铁血冷峻,威震天下。当现代植物学家一朝穿越,暗中杀手身份,如何颠覆世界?绝色王爷对上喋血利剑,乱世苍穹,谁主沉浮?殊不知,这乱世,不止是男人的天下,女子,亦有拔下发簪做荆轲的霸气!...展开

本书标签: [db:tag]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这毒不难解,但云大将军府却放任自己脸上的毒不管,可见原主在云家多么不受人待见了。

收回银针,空间系统立刻给出了毒药的主要成分以及含量,而云舒也立刻根据分析系统提供的数据制定好了解毒方式。

医者不自医,即使云舒坐拥现代最天才的植物学家称号,解这个小小的毒依然费了很大的功夫。

解毒,放毒血,清理伤口,配药敷药,最后解纱布。一系列程序下来,云舒洁白的额头上已经满是细碎的汗珠。

一切都很顺利。

云舒快步走到梳妆台边,拿起铜镜扫了眼镜中人。很普通的容颜,即使没有了深深浅浅的伤疤,也是丢在人群中再也找不出来的类型,再无她前世半点风华。

哎!好歹前世也是美人吶!

淡淡在心里叹气,不过云舒也没有十分在意。外貌这种东西,对于她而言,远没有第二次生命珍贵,她很珍惜活着的机会。

对着铜镜,云舒微微扬眉,凑近镜子细细打量起自己来。

她明明脸上表情在动,可底层肌肉却没有动,奇怪!

这脸上有东西!

眉眼转动,云舒从空间系统中提取了一盆清水,对着铜镜狠狠地洗干净脸,镜中的人却让云舒大吃一惊。

苍白的小脸上一弯柳叶眉,漆黑的眸子仿佛深潭,而眼角自带温柔的笑意,这模样,那里是平庸之人,分明是倾国倾城之姿。

而最让云舒震惊的,是这模样和前世的自己,分明是一个模子里引出来的,一样的鹅蛋脸旁,一样精致的五官,一样的樱桃红唇。等这身体在长大一些,分明就是前世的她啊!

原主拥有这般绝色容颜,即使没有武术,也不至于沦落被人暗算的地步,可为什么她宁可背负这么多年骂名,也要将自己的容貌遮盖起来呢?云舒快速地搜寻着记忆。

“孩子,在你还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你的真容。十八岁以后娘会来接你回去,照顾好自己。”

印象里,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的声音,原主的母亲,上官婉儿。除了这个温柔的影子,云舒竟然再也记不起有关母亲的任何东西。

没有搜寻到有用的消息,云舒扬扬眉头,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化妆的东西,慢条斯理地给自己脸上抹上了黄色的粉末。

在没有实力之前,任何姿色都是负担。她深谙这个道理。

绝代风华尽被遮掩,在人前的,依然是那个不受宠的云大将军府大小姐,只是她脸上再无丑陋的毒瘤,虽是平庸的容颜,但也能看得过去。

收拾好一切,云舒重新配了紧致肌肤的药,用纱布敷在脸上,而后坐在摆满了饭菜的桌边大快朵颐起来。

别说,出了嫁进来有些不太顺利以外,翼王府在吃饭上面没有亏待她。

不远处一直看着翼王府动静的淡紫色衣袍的男子,深深看了眼停在璃院中央火红的轿子,而后转身,踏空而行,没有半点犹豫地背离翼王府。

一如既往!

只是,翼王的贴身侍卫赵风此时却瞪大了眼睛。这个有着强烈洁癖,不允许任何人轻易进入璃院的男人,竟然对那个旁若无人霸占着璃院的女子无动于衷?

这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看着越走越远的淡紫色身影,赵风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盯着翼王府门前火红色的喜轿发呆了许久,揉了揉鼻子,再一次深深看了花轿一眼,而后迅速追随翼王而去。

这个女人啊!

翌日。

屋里潜睡的女子在第一缕阳光出现地瞬间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眸中没有半点刚刚睡醒的慵懒,有的是绝对的清醒。

前世炼狱般的训练营中,慵懒意味着死亡!

天色还早,云舒迅速利用空间处理还敷在脸上的纱布,指腹划过,原本坑坑洼洼的位置已经变得格外光滑细腻,如若不是脸上还有淡黄色的药粉遮掩,这般绝色,恐怕任何人都不舍得伤害吧。

站直了身子,做了很多个锻炼身体的动作以后,云舒坐到床边,开始有规律地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捏着身体的穴位。有轻有重,力度完全恰到好处,这样的按摩,对身体巩固极有好处。只是耗费精力太大,一圈下来云舒额头上就有了细碎的汗珠。

不过云舒依然坚持着,即使很累。此时,倘若稍有武术的人见了云舒的手法,都会叹服这手法的绝妙。

在按压中,云舒浑身的血脉都被大通了,懒懒地伸个腰,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顺畅。

只是,这身子还是太弱了,云舒暗中从系统里取了一些毒粉防身,而后歪着头开始思考怎么把这身体练好。

窗外阳光明媚,屋内新人换旧人,恍惚间一个月过去了。

新郎从未出现,而她这个新嫁过来的新娘似乎也被人遗忘,除了每日准时送入一日三餐的侍从,院子里再无旁人出入。

这日翼王府一片欢声笑语,气氛喜庆之极,据说是翼王生母太妃娘娘四十寿辰,当朝权贵纷纷前来祝贺,皇上甚至都安排太子前来主持贺寿典礼,一片皇恩浩荡。

只是,这份热闹和皇恩浩荡演绎不到云舒所住之处。她仿佛被众人遗忘,谁也不曾记起,她是翼王府的当家主母,翼王妃!

而云舒对此也毫不在意,她巴不得无人打扰。

此时,她正坐在藤椅上揉着胳膊。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这身子从开始瘦弱得风一吹就倒到现在基本还算健康的体质,已经好了很多。

虽然还是不及她前世的十分之一,但相比较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站起来活动下筋骨,云舒决定往后山跑几个来回,增加一下腿部力量。

“呵,丑八怪居然也好意思出来晒太阳?”尖酸刻薄的话远远传来,云舒眉头微蹙,顺着声音源头望去,那边走来一群花花绿绿的人儿,为首的穿着淡粉色衣裙,打扮得花枝招展,新任吏部尚书偏房之女,徐青歌!

野鸡就是野鸡,再怎么打扮也不像凤凰。徐青歌即使华服着身,依然掩盖不住她作为庶女的低俗气质。

“瞪眼做什么,说得就是你,大晴天的出来吓人,哎哟我的小心脏都快被吓出来了。”徐青歌捂着胸口音腔怪调,看着云舒,一脸的不怀好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20-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黑ICP备2000155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