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 小说列表 > > 亲爱的,我还在这里

更新时间:2020-07-03 17:36:07

亲爱的,我还在这里 已完结

亲爱的,我还在这里

来源:作者:[db:作者]分类:主角:陆臻,苏岚

《亲爱的,我还在这里》是作者[db:作者]所创作的小说,主角叫陆臻,苏岚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五年前,我因为一张五十万的支票,毅然离开他。五年后,在医院的走廊上,我因为丈夫拒绝给钱救治孩子而将自己卖给他,他冷笑着反问,“三十万?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值这个价?”后来,真相浮出水面,是谁模糊了谁的眼?...展开

本书标签: [db:tag]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Ilikeyou,butjustlikeyou.

大学的时候,我学的是心理学,每天要面对大量的心理测量和心理发展现状问题,这让我对这个理性的世界感到绝望,于是,在舍友的有意引导下,我辅修了一门汉语言文学。

上辅修课的时候,陆臻坐我旁边,骨节分明的手指转着手里面的碳素笔,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

而我虽然坐在一旁,状似十分认真的做着笔记,实际上……

我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旁边这个人身上,我一直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生的这般好看?灿若星辰的眸子,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线条流畅的侧脸,刚毅的下巴……

“哎,苏岚……”

就在我沉迷于陆臻美色的时候,陆臻突然转过脸,干净漂亮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他用碳素笔指了指黑板上老师刚刚板书下来的一句英文,对我说道。

“把这句话念给我听,快点。”

我回过神,看着黑板上的英文,下意识的小声念了出来。

“Ilikeyou,butjustlikeyou……”

陆臻低低的笑了一声,左右看了下,然后凑过头来重重的亲了我的嘴巴,这才笑容明亮的开口,“嗯,我家岚岚真乖,还有,我接受。”

我正困惑陆臻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听见老师十分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句话的翻译是,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

Ilikeyou,butjustlikeyou……

我半仰起脸,看着陆臻那张几乎没什么改变的面庞,心里一片哀凉。

曾经,那个笑容温和的少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岁月的洪流磨砺干净,剩下的……

只是无尽的冷冽和讽刺。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陆臻越来越兴奋扭曲的脸才渐渐的平和了下来,只是他的眼睛依旧因为兴奋而有些赤红,呼吸粗重,原本疯狂的动作也骤然停了下来。

“滚——”

陆臻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狠狠甩在了一边,然后赤裸着身子去了浴室的方向,而我则忙不迭的跑向了一旁的垃圾桶,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接了矿泉水漱口。

“咔嚓——”

浴室的房门打开的时候,我那翻滚搅动的胃才刚刚缓和了一点,我扶着床边打算站起来去穿衣服,还没动作,就听到陆臻厌恶又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不走?怎么,苏岚,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今晚会留你下来过夜吧?”

“……”我的脸色一白,咬着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不发一言。

我确实没想到陆臻会狠心赶我走,毕竟现在是半夜,出门可能连出租车都打不到。

“留你过夜,苏岚,你觉得,你配吗?”

入骨的嘲讽,伤人至深。

“对,我确实不配……”

早在五年前,我决定拿着那张支票离开陆臻的时候,我就不配了。

我胡乱的将衣服套在了身上,然后一声不吭的往门外走,背脊努力挺直,面色却苍白如纸。

“苏岚,你记住了,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陆臻的声音在我的身后突兀的响了起来,让我抓着门把手的手指微微泛白。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在他即将上床的那一瞬间,我微微侧过脸,对着身后的陆臻说道。

“我知道。”

可是,在我这里,陆臻,你却是最重要的那个。

“……”陆臻没说话,不知道是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压根不想再跟我说话。

我将房门关好,然后抬脚走出了别墅,在保安既同情又可怜的眼神下,独自一人走上了回家的路,但其实,我赖以生存了五年的那个家,现在……

或许也不是我的了。

这五年,我生生的将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回家的那一段路很远也很黑,可是是因为半夜的缘故,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

我咬着牙,忍着内心的惶恐,在走了一小时的夜路后回到了我跟杨凯的公寓,只是我还没有摸出钥匙就看到了公寓楼下,在垃圾箱旁边的衣服。

那些衣服都是我的,有些甚至还是今天刚刚洗了还没有晒干的衣服。

是杨凯。

而地上这堆衣服凌乱的样子足以看出丢衣服的人那种厌恶和不耐烦的情绪。

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想着应该回家好好的跟杨凯谈一谈,虽然我知道,结果很有可能是无疾而终,但,好歹也要努力一下。

可我没想到的是,杨凯居然把家里的门锁都换掉了。

老式的公寓防盗门换锁实在是太简单了,几乎不需要浪费时间。

我咬了咬牙,拢了拢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忍不住拍门叫道。

“杨凯,杨凯你在吗?杨凯……”

“……”房间里面没人回应。

“杨凯,杨凯,如果你在家的话就给我开下门……”

“……”房间里依旧没人回应。

我又尝试着叫了两声,但最终房间里面的人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眼看着叫门没有回应,我决定给杨凯打个电话。

“喂,杨凯,是我,苏岚,我现在在公……”

“嘟嘟嘟——”

我低下头,看着已经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页面,顿时觉得身心疲惫,绝望不已。

……

夜晚的风很凉,我坐在公寓附近的公园长椅上微微出神。

我原本打算去医院看看孩子,但是,想到我身上连一块钱都没有的窘迫,再想到我现在疲惫不已的状态,到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

也许是夜深了,公园里面几乎没有人,周围的虫鸣声却是不断。

我躺在横椅上,想到刚刚被杨凯关在门外,再想到一小时前陆臻对我的态度,我觉得心冷,五年前的事情就像是毒蛇一般,不断地用毒液侵蚀着我的内心。

我忘记我是在怎么样的绝望和失落之中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小公园里面满是出来散步的人,三三两两的还不算冷清。

“阿臻,不用特意来这里陪我散步啊,上清华苑距离这里这么远……”

不算陌生的女声响了起来,就在距离我不算太远的地方,这让我原本睡麻了的身子骤然僵硬,我转过脸,顺着声音去找人。

果然,在距离我不过十米远的地方站着陆臻和他的女朋友。

“嗯,顺道就过来了,反正距离我去公司还要一段时间。”

陆臻的声音依旧低沉好听。

我拧眉,陆臻的女朋友跟我住在一栋公寓上?

“顺道?上清华苑会跟这种地方顺道?你开了半小时的车赶过来也算是顺道?”陆臻的女朋友明显是不相信陆臻的话,但最后她还是一把挽住了陆臻的胳膊,亲昵的磨蹭着,“我的傻阿臻,连关心人都要这么不露山不露水的。”

“……”

我的面色突然白了白,上清华苑距离这里确实远,听陆臻女朋友的口气,好像陆臻不怎么来这里,那么他这次来,会不会是……

不是我多想,而是陆臻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凑巧,凑巧到我甚至误以为他是为了我来的。

“不是关心,只是顺道。”陆臻黑着脸强调,有种被人撞破的窘迫。

“是是是,反正我们阿臻啊最擅长的就是口是心非,宝宝,你说是不是?”陆臻的女朋友扬着唇角笑容灿烂,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脸上是初为人母的骄傲。

我挺起来的肩膀突然垮了下去,陆臻的女朋友怀孕了吗?

所以,昨晚才会叫我过去,用嘴……

真好,这样真挺好的。

心上虽然是这么想的,可还是没出息的红了眼睛。

我想转身离开,可是脚底就跟生了根似的,移动不了半分,直到……

陆臻和他的女朋友走到我的面前。

我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自己衣服,像是被抓现行的小偷一般,有些无地自容。

“咦?阿臻,这不是昨天在医院跟你说话的那个女孩子么?”陆臻的女朋友指着我,问陆臻,“你们认识吗?”

陆臻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现在十分狼狈,我也知道我不该痴心妄想陆臻说什么,可我还是期待的看着他,然后……

“不认识。”陆臻的声音依旧平静,好像他真的不认识我一样。

“是吗?昨天看你们站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们认识……”

陆臻的女朋友皱了皱眉毛,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然后眯着眼睛盯着我,诧异道:“可我怎么觉得除了昨天,我好像还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在哪里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想多了,我跟她怎么可能认识?”陆臻嘲讽的笑了下,随后便云淡风轻的揽紧了女朋友的肩膀,转身离开,似乎是多一秒都不想再看到我。

极致的嘲讽。

我站在原地,顿时觉得十分难堪。

也是,我跟陆臻现在的关系说白了就是见不得光的baoyang关系,甚至,我连baoyang都算不上,他确实不该再说认识我,尤其还是在他的女朋友面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20-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黑ICP备2000155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