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 小说列表 > > 鬼门棺

更新时间:2020-06-06 17:29:27

鬼门棺 已完结

鬼门棺

来源:作者:[db:作者]分类:主角:大狗子

《鬼门棺》是作者[db:作者]所创作的小说,主角叫大狗子的小说。主要讲的是:跟鬼魂打交道的人里,有一类叫做杂门,这类人走的是野路子,算命占卦,风水,灵符,跳大神样样都会一点,样样都学不精。上面没有师门,下面没有帮手,谁都瞧不起。我就是杂门的传人,可我却把术道折腾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直到我想金盆洗手的时候,才发现我自己身上藏着一个惊天之谜……...展开

本书标签: [db:tag]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从陈老四家出来,我的肺都要气炸了。这件事儿的起因,说白了也就是小孩子打架,况且,我也没占到太多便宜,放在我老家,最多就是小孩子之间几天不说话,大人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陈老四家不仅处心积虑地要报复,甚至连我师父都不打算放过。要是我师父没点儿本事,会是什么后果?

我师父像是没当回事儿:“明天该怎么做,我不吱声,你自己看着办。”

“嗯!”我点了点头之后,我师父才说道:“明天,不许说我带你听人家窗户根的事儿。这事儿说出去没人信,知道吗?”

“知道了。”我心里还有点不以为然,第二天我才知道我师父的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老太太就带着陈胜子家里人来了。陈胜子一看见我就哭上了:“大狗子,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大黄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饶了它吧!”

要是没有昨天晚上那出事儿,我看见陈胜子哭天抹泪的,肯定会心软,现在却是越看越生气:“不行!要不,你现在把狗勒死;要不,你马上回去,我没工夫搭理你!”

“哎!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饶人呢?”跟他们一块儿来的人看不过去了:“你们都差不多大,将来还得当同学,同学之间不得团结友爱啊?”

“胜子给你道歉就完了呗!你还想怎么地?”

“这孩子,容人点吧!你这样,以后谁还敢跟你玩?”

陈胜子听着别人七嘴八舌地说我,嘴角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气得满脸通红,那些人却以为我那是羞得脸红,有个人干脆站了出来:“小伙儿,你跟胜子握个手就完事儿了,我把大黄牵走了。”

我眼看那人要去牵狗,张嘴喊了一声:“不行!今天这狗要是不勒,以后谁也别来找我们家!”

“你这孩子怎么……”那人脸上挂不住了,明显有要动手打我的意思。他手刚抬起来,就看见我师父往我身边挪了挪,那人马上转头道:“我说大叔,小孩子不懂事儿,你得多劝劝。孩子要是总这样,以后乡里乡亲的还怎么处了?”

我师父沉着脸道:“这事儿,我听他的,他说啥是啥。”

那人被我师父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脸红脖子粗地站了好半天,才低着头走到了一边儿。

我沉着脸道:“陈胜子,你要勒狗就赶紧地,不勒就别堵我家门口。”

陈胜子这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回头往他妈脸上看了看。胜子妈一跺脚:“勒,现在就勒!谁过来给我搭把手?”

胜子妈说要动手了,立刻走过几个人来,三下五除二地把大黄按在地上套上绳子,吊在了外面树上。大黄被勒得直蹬腿,陈胜子哭得像是死了爹一样,满地打滚。

我又不忍心了,回头看了看我师父。我师父半眯着眼睛站在那儿,就跟睡着了差不多,连看都不看我一眼,那意思是让我自己决定。

胜子妈好像也在看我,见我一直不说话,干脆一咬牙,拿起刀来,往大黄的后腿根上划了两刀。狗血一下从狗腿上喷了出来,大黄没有一会儿的工夫就不动了。

陈胜子红着眼从地上蹦了起来:“艹你妈的!我弄死你!”

我一看陈胜子要动手,也一下扑了过去,跟他打在了一起。村里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把我师父给挡在了外面,四五个人按着我的手拉偏架。陈胜子一看有人帮他,就像疯了一样往我脸上打,没几下的工夫就把我打得鼻孔穿血。

等我师父把人拉开,我已经鼻青脸肿了。胜子妈走上去给陈胜子一巴掌:“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规矩?给大狗子道歉。”

“别在那儿装好人!”我就是再傻也能看出来胜子妈是在做戏。

我师父冷哼了一声:“咱们回屋!”

我还想说什么,却被我师父狠狠瞪了一眼。

村里人也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这一老一小都不是啥好东西!”

“就是,这么小就一肚子坏水,长大了也好不了。”

全村人都在说我的不是,我明明有一肚子理却说不出来,气得哇哇直哭,等回了屋里才叫道:“师父,你怎么不让我说话啊?明明就是他家不对!”

我师父笑道:“你以为老陈家欺负人,别人不知道吗?还是觉得村里人没被欺负过?他们帮着老陈家说话,就是为了在陈家人面前买好。”

“陈家人在村里有势力,他们不敢得罪。而我们是外乡人,就算有保家仙又怎么样?保家仙不出家门,他们不怕我们。我们一老一小,也好欺负。所以,他们宁愿昧着良心欺负弱者,去讨好强者。这就是人心。”

我师父正色道:“这就是我要给你上的头一课:别指望多数人占在理上,强权面前,‘理’字连个屁都不算。这还是一个村子,陈老四充其量就是个乡间恶霸,这么一个人就能让百十多号人欺负你了,等你走出江湖,比陈老四强的人有得是。讨回公道这种事儿,只能自己来。”

我点头道:“嗯,我懂了!”

我师父笑了笑:“你不懂!等过几天你就懂了!”

我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等我师父把我送到乡里的学校,麻烦事儿还真就来了。

我刚一进教室,还没等自我介绍,班主任就开了口:“我听说你在家里经常欺负同学。你是不是应该先对你欺负的同学做个检讨?”

“我咋欺负同学啦?”我顿时懵了。

班主任冷着脸道:“陈胜,你说他欺负过你没有?”

我这才看见陈胜子就坐在班里。他一下站了起来:“他总欺负村里的孩子……”

陈胜子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把他平时做的那点事儿全都按到我脑袋上,说完才洋洋得意地往我脸上看了过来。

我差点被气哭了:“老师,你别听他瞎比比……”

“满嘴脏话,成什么样子!”班主任顿时火了:“我说卫平,上学是干什么?是学习知识,更是学习品德。品德不行,学得再好有什么用?”

我气得眼泪直打转:“你不能听他一面之词!”

“那好,那我再问问别人。”班主任转头说了一声:“还有谁能证明卫平经常欺负同学?”

“我证明……”

“我也证明!胜子哥家里的狗就是被他逼着勒死的……”

“我爹妈都说他不是好东西……”

教室里一下站起来七八个人,全都是村里的孩子,七嘴八舌地数落着我的不是。

班主任痛心疾首道:“卫平,你看看,你看看有多少人证明你欺负同学!你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我没错!”我倔强地回应:“他们都一伙儿的!”

“出去!”班主任这下火了:“出去好好反省,等你想明白了再进来。”

我二话没说,转身就出了教室。等我站到教室门口,就听见班主任在屋里说:“对于卫平这样的同学,大家不要跟他接触,免得被他带坏了。好,我们上课。”

我真想冲进去问问,什么叫别让我给带坏了?明明是他们合伙欺负我,怎么就成了我不是东西了?

我气得眼圈发红,却强忍着没哭。

好不容易一节课下课了,陈胜子嘻嘻哈哈地跑到眼前:“狗崽子,你把我的狗弄死了,我要不把你变成我家狗,我就不姓陈!你等着,我早晚玩死你!”

“艹你妈的……”还没等我打他,班主任就出来了,伸手把我拽到一边儿:“到了学校你还想欺负同学?给我上旗杆子底下站着去!”

一会儿就做课间操了,他这是让我当着全校的面儿罚站!我哪里错了?

“我不去,我没错!”

“好!”班主任气得脸色发青:“你别上课,给我滚回家去,想好了再回来!”

“走就走!”我一转身,硬是走了五六里的山路回了家。上学第一天就被老师撵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我师父说,一直在外面晃悠到天黑才回家。

等我一进家门,就看见班主任在我家里正跟我师父打招呼。我师父一看见我进来,立刻虎着脸道:“你怎么在学校不听老师话,还反了你了。过来,给老师道歉。”

“爷,我……”我大白天刚受了一肚子委屈,晚上回来又被我师父骂,顿时委屈得不行。

班主任开口道:“大叔,道歉就算了吧!孩子小,不懂事儿,以后我们多沟通、多教育就行了。我先走了,明天记着让卫平来上学,别迟到了。”

我师父脸一沉:“你看看,老师多好!等一会儿我再收拾你。老师,我送你!”

“大叔留步吧!我先走了!”班主任起身往外走的工夫,像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大叔啊,家里总是弄些仙儿啊神啊的,对孩子成长不利。以后这样的迷信活动,还是少弄点吧!”

“好好……我明天就把保家仙送走……”我师父陪着笑脸送老师出去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手在班主任背后划拉了一下,等他把手收回来时,手指缝里已经多出了三根头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20-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黑ICP备20001555号-4